主页 > N翼生活 >只有医生才能宣布人的死亡,而非媒体但媒体正在滥用权力 >

只有医生才能宣布人的死亡,而非媒体但媒体正在滥用权力

2020-06-23  点赞693   浏览量:110
只有医生才能宣布人的死亡,而非媒体但媒体正在滥用权力「媒体的社会责任在哪?」一个人的死讯,岂是由「媒体」一篇报导来宣布的?

7月23日的复兴航空澎湖空难事件,让人看见什幺叫做媒体无冕王。从脸书上可见到不少人书写对媒体令人髮指的罪状:追拍家属、翻出罹难者的FB贴文……这就叫行使「第四权」?

媒体大可用一句「因为观众爱看」打回一切批评,如果真是这样,身为阅听人的我们能不能从此负起导正媒体乱象的责任?拒绝吞下这些垃圾一般的讯息。

日前发生震惊全球影界的消息,美国知名的演员兼导演PhilipSeymourHoffman死于其纽约住所。

从Twitter发布死讯,受害家属却全然不知?

然而具争议性的是,这则消息是华尔街日报《TheWallStreetJournal》(以下简称WSJ)从twitter发布的,除了短短的一句话「Breaking:ActorPhilipSeymourHoffmanfounddeadinManhattanapartment.」以外,没有其他详细的内容来证实这句话的真实性,而这句话也震撼了电影界。

在短短的17分钟后,消息如病毒般迅速地传开,许多线上媒体都相信WSJ所报导的内容都是确切发生的,但WSJ却改口坦言此消息尚未确认,不禁令人纳闷,WSJ的公信力在哪?

值得WSJ冒着赔上一直以来相当具有公信力的媒体这块招牌的危险,来抢先发布这位名人的死讯吗?

讽刺的是,在PhilipSeymourHoffman的三个小孩以及他长期合作伙伴MimiO’Donnell得知死讯之前,媒体就先发布了这则消息。

对于媒体能否在仍未通知被害人家属前就公布被害人资讯,第一媒体训练中心 PhilipsMediaRelations创办人BradPhillips提出严重的质疑,这样的行为是完全不尊重被害者的家属;再者,而迅速地让消息广为人知是必要的吗?答案是否定的。

当这个消息曝光后,WSJ的PrevaizShallwani 立即开始发布线上即时的资讯,告知大众更多刚获得的细节,例如发现针头、疑似有打针吸毒的状况等,此举止马上造成读者反感。

媒体的社会责任在哪?

近几年来,网路媒体的伦理界线正在不断的改变,从流行音乐之王MichaelJackson 、电影《断背山》、《黑暗骑士》的主角 HeathLedger 再到WhitneyHouston,回想起这些具争议性的报导,对于死因毫无根据的揣测,藉由线上媒体,像是TMZ,不实的谣言反而被广为报导甚至掩盖了真相,如此一来,媒体的社会责任在哪呢?

即便能即时迅速地得到这些令人震惊的消息,仍有读者等待希望能够接受到经过证实的新闻而非只是即时的消息,如世界前三大的多媒体新闻通讯社 Reuters致力于每则新闻都能够寻求到消息来源,即使是内容很短的新闻也都要有精确的来源。

对于媒体道德标準,美国职业记者协会 SocietyofProfessionalJournalists遵循着「有道德感的记者,应当尊重消息来源、报导主旨及事件所牵涉到的人等等,避免煽动引起群众可怕的好奇心,把伤害降到最低才是最重要的」。

追求媒体的便利性、即时性的同时,不知不觉之中会腐蚀大众的同理心,甚至把事情更加严重扭曲。

媒体的权力到什幺限度?

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大众的思想,字字句句的评论都会灌输到读者的大脑,进而对事情产生是非评断;身为读者的你我,要以正确的心态与判断力来看待,也应负起现今媒体现象的责任。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