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A趣生活 >一位坚定的核电捍卫者,如今成为全国最大绿电公司的老闆 >

一位坚定的核电捍卫者,如今成为全国最大绿电公司的老闆

2020-06-14  点赞895   浏览量:322

一位坚定的核电捍卫者,如今成为全国最大绿电公司的老闆

过去的经营模式已死,未来要成为绿电巨人,这是德国大型能源集团的终结。──德国《世界报》(Die Welt)评论RWE转向再生能源的历史性决定,二零一六年三月

二○一四年年底,德国最大能源集团 E.ON 总裁泰森在柏林菩提树大道上的办公室召开临时记者会。谈起集团亏损累累的核心业务时,语调意外平静,让在场的各国记者面面相觑:「说真的,我不知道靠传统能源还能赚多少钱。」身穿深色西装的他板着脸孔,表情有点无奈。

几天前,这家年营收逾台币四兆的跨国能源巨擘才突然宣布,近期内将成立一家新公司,把核电、火力、天然气等「传统」业务分割出去,未来只专心经营再生能源、智慧型电网和电池等服务。

E.ON 是欧洲典型的综合性能源集团,探勘油气、经营天然气管线和发电厂等业务遍布欧洲和南北美,股权分散世界各地,一举一动都是同业的指标。分割的消息震惊全球的能源业。

从各国趋势来看,燃煤发电是雾霾汙染和气候暖化的元凶,核电产生的核废料棘手难解,两者退场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,未来以绿电为主体的低碳价值链才能带来获利,这正是泰森口中的「新能源世界」。

德国媒体因此开玩笑,这两家分割后各自独立的公司应该叫做「E.OFF」和「E.ON」,前者手上只有骯髒的煤电和没人要的核电,利润和风险在未来几十年都难以预测,简直和几年前金融危机时用来处理毒资产的「坏帐银行」没什幺两样。

在全球的重量级能源集团当中,E.ON 甩掉传统能源的包袱,勇敢跨出第一步,从投资人的反应来看,这是个激进却相当有远见的决定。E.ON和RWE、Vattenfall、EnBW是德国能源业的四大集团,垄断德国的电力供应数十年,不过营收和市场占有率却在近几年大幅缩水。

二○一四年E.ON就亏损台币一千亿,二○一五年、也就是分割前一年由于认列损失,亏损更达二千五百亿。欧洲的电业市场是在一九九○年代末走向自由化,E.ON现在虽然是股票上市公司,前身和台电一样是政府经营的公用事业,核电和火力的发电量加起来超过八成。国际的能源转型趋势并非毫无迹象可寻,这些业者显然没有跟上外在环境的变化,才会陷入前所未有的经营困境。

首先,传统的大电力公司过度仰赖核电,无视民间反核的声浪。德国的核电厂与台湾一样,多在一九七○至八○年代启用。当年的兴建成本历经数十年的摊提,现在每发一度电就赚一度,核电厂成了电力公司的摇钱树。虽然反核的绿党政府早在二○○○年就决定废核,电力公司依然继续宣传核电便宜和无碳排的优点,警告大众「没有核电电价就会上涨」、「不排除缺电的可能性」,不放弃翻盘的可能性。结果福岛事故后,反核民意沛然莫之能御,迫使核电厂在运转年 造成电力公司的一大损失。

其次,虽然燃烧煤炭会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,造成地球暖化,传统能源业长年以来对环保团体降载和关厂的呼吁却十分抗拒,直到大众对碳排出现疑虑,政府也订出减碳时间表,业者才不得不面对碳排问题的严重性。柏林的主要电力供应商Vattenfall,最近就宣布市区的一座大电厂二○一七年起不再烧煤,改用天然气,比预定时程提早三年。为了加速减碳的脚步,德国政府还打算在未来三年付给电力公司台币六百亿,补偿八座老旧燃煤电厂提早关闭的损失。

业者过度迷信核煤,自然对开发绿电不屑一顾,延误投资的脚步。传统大电厂的经营者,一旦装填好燃料就从早到晚发电,难免把发电量随着天候波动而且规模小很多的再生能源当成「丑角」;反观绿电业者和一般民众,在政策的激励下,竞相投入再生能源。结果传统电力公司原本稳定的卖电收入开始缩水,利润逐渐被瓜分,造成过去的经营模式难以为继。

「我在E.ON工作了二十多年,看到世界变得这幺快,我也很挣扎。这几年我一直在想,我们是不是被传统电力公司的基因绑住,而自缚手脚?」泰森透露,E.ON的董事会为了集团未来走向在内部争论了整整一年。

「我们原本以为,只有德国在进行能源转型,可是到世界各地走一圈后发现,发电和用电的人观念都在变,绿电和数位化带来的创新,基本上已经颠覆了全球的能源产业,」他直言:「现在连谷歌都跨足电业,我们这一行的营运模式再不改变,就会被淘汰。」

泰森长考后的心得是,传统电力与再生能源的本质天差地别,原本就不相容:前者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维持稳定供电,谈的离不开基载电力,也就是不间断发电的核电和煤电大型机组;后者关心的则是积少成多,以及分散在四处的设备彼此间的动态平衡。两者的经营需要截然不同的能力:前者把供电稳定当成教条,要求严谨和系统性思考;后者则完全客户导向,就像风力的发电量时大时小,脑袋要灵活、动作要快。

「两个世界有重叠也有互斥的地方,经营策略完全不同,合在一起会打架,最后可能两边都做不好,」泰森总结说:「我们经营核电和火力发电已经好几十年,既然传统电力的思维在企业文化早已根深蒂固,分割成两家公司,放手让绿能独立发展,就是非走不可的路。」

德国的电业市场从开放发电和售电,将公营的综合电业公司分拆、整併、上市,成立独立的监管机关,到现在连E.ON规模这幺大的能源集团都被迫转型和分割,能源转型的路走了二十年。德国电力市场的现在式,没多久也会在台湾实现。

「过去我们总是告诉客户,核电和火力发电最便宜而且最稳定,现在既然大家这幺爱用绿电,那我们就给他绿电。」泰森如此描述电力公司的新核心业务。

E.ON在观望多年,克服一开始的消极心态后,决定到英国和丹麦经营海上风电,目前是全球排名第二的离岸风电开发商,仅次于有意来台投资的丹麦国营企业丹能集团。「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全球再生能源的领导者,」泰森表示。

绿电不是募到钱盖好就没事,业者的竞争力来自选址、规划和实际营运时维修的专业能力。由于海上作业的难度和风险,离岸风力的发电成本向来比其他绿电都高,但丹能二○一六年标下的风场得标价每度不到台币三元,成本下滑的速度远超出专家原先的预期,「不要小看我们业界的学习能力,绿电与传统电力相比当然要有成本竞争力,办不到的话能源转型势必失败。」泰森笃定地说。

标榜零碳排而且经过认证的绿电,有益于企业形象,不仅苹果和谷歌爱用,在E.ON的规划下,柏林现在所有的医院、大学、红绿灯等公共用电也只用绿电,市区到处可见用绿电来招揽客人的超商和商店。南部大城慕尼黑的野心更大,打算在二○二五年前,打造全国第一个光靠绿电,就能满足所有电力需求的百万人口城市。

在售电市场开放后,消费者就可到比价网站输入每户的人口数和用电量,选择理想的电力来源组合,每个月的电费和碳排量一目了然,跟比较手机费率一样方便。有人为了省钱买传统电力,也有人想为能源转型尽一份心力,所以只使用绿电,尤其年轻世代和大都市的居民,特别以使用百分之百的绿电为傲,全国目前有五分一的家庭用户愿意支付比较高的绿电电费。

转型需要换脑袋,传统电力公司的角色正在质变,价值链从资本密集的能源和设备採购,逐渐转移到系统整合、软体和服务业。拜数位和网路科技之赐,欧洲的区域性电网目前逐步升级成智慧型电网;从在地的即发即用,到家里的电器和保全系统连线的「智慧家庭」,全是这个以绿电为主体的「能源新世界」的应用範围。

「我们不是要跟奇异或西门子这样的製造业竞争,可是我们比他们更清楚如何把所有的应用连结在一起,」泰森说:「除了绿电,能源业成长最快的领域目前是电网的升级,所有的配电网未来都会数位化,到时我们的角色将从过去只卖电的电力公司,转型成以人为核心、提供能源相关应用的服务业。」

既然供电只是电力公司提供的服务项目之一,所有与能源和网路相关的产品和服务都是商机,电力公司就得比过去更开放才行,到处猎人头和寻找新创公司,泰森用五个概念来囊括集团未来的核心:「绿电、数位、小规模、去集中化,和相互串联。」

泰森相信,电力市场的革命才刚开始,未来的能源世界将与系统导向的传统电力世界南辕北辙,「未来的电力供应一大部分会走向分散,自己用的电自己发,市场对储电设备的需求将快速增加。」

德国境内超过一百五十万座的太阳能发电系统,就是分散式发电最好的例子。当夏季正午日照强烈时,发的电不仅可以满足用电尖峰,省下燃油等尖载机组昂贵的燃料费用,多数还可就近留在地方使用,电力公司毋须从远处调度太多电力,增加长距离运输的风险,由此可见太阳光电的开发也有助于电网的稳定。

不过,由于发电和用电的时间不同步,太阳能发的电目前仍旧直接併入电网,发电者用的电来自市电;如果家里有电池,晚上回家可以用白天存起来的电,这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自给自足。

从独栋的平房、公寓、办公大楼,到停车场和公共建筑,发电搭配储能是最新趋势。德国市面上已有数十款与太阳能板搭配的「太阳能电池」。

「欢迎光临生日派对!」二○一六年九月十二日一大早,泰森再度邀请外国记者座谈,这一天是负责油气等传统业务的新公司Uniper在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大好日子。虽然一开盘,Uniper的股价就大幅震荡,E.ON也延续近来的跌势,泰森的心情却格外轻鬆:「我们总算办到了,今天是两家新公司诞生的日子。」

近两年不见,泰森首先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:除了原来準备好的后端基金,德国的电力公司只需再付「风险附加费」,核废料的处理就由政府来接手;他特别强调:「这纯粹是国会委员会的决定,我们电力公司无从干涉核废的问题。」毋须担心核废的钱坑,集团旗下七座仍在运转的核电厂照废核的时间表準时下线,核电从此就在德国划下休止符,「我们总算把核电问题去政治化了。」听得出他鬆了口气。

从这一天开始,E.ON的传统电力和绿电就兄弟登山各自努力。儘管在国际减碳的压力下,许多人相信燃煤火力发电迟早也会走上核电的路,泰森对Uniper的未来却相对乐观。「绿电是间歇性能源,和传统电力在系统内是互补关係,未来数十年,传统电厂还是很难被取代,」他强调:「毕竟有充足的传统电力,才有推动能源转型的条件。」

自从E.ON决定分割后,首都代表处就从原来宏伟的历史大道,迁到火车站旁热闹的博物馆区,从内部的装潢来看,比较像是一家科技新创公司。我顺手查了下脸书,E.ON的粉丝页正提醒用户:「用手机玩神奇宝贝虽然耗电,可是每天玩两小时,一年下来家里电费只会多一欧元。」

身为欧洲最大电力公司的负责人,泰森在媒体的形象向来是核电的捍卫者,从今以后却成为全国最大绿电公司的老闆,在他身上可以看到德国能源转型的激进转变。我想起德国人鼓励打算离婚的人付诸行动时常说的话:「恐怖的结束,总比没有结束的恐怖好。」这不就是我们中文里常说的「断尾求生」吗?

「全世界都在变,你也得跟着变,」泰森说:「以前我一直相信,核电和燃煤发电对社会整体来说成本最低,现在我也不再那幺确定了,就让客户来决定吧。」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