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E生活家 >只有北上没有南下…是吗? >

只有北上没有南下…是吗?

2020-06-23  点赞337   浏览量:771

阅毕《这不是太阳花学运》一书,掂着厚重的书体,其中关于南方的篇幅不过占了四百余页中的十多页。或许人们可以很轻易地从比例上来说,这就是南与北、主流与非主流、核心与边陲的差距。但再思考书中的编排,〈只有北上没有南下的夜行巴士〉一文,却又紧接在结语章节之前,实在也不可谓不重要。我认为,这种「既不重要却又很重要」的矛盾,恰如其分地透露出所谓「南方意识」焦虑的来源。

只有北上没有南下…是吗?

就先以我个人身处台南成大的经历谈起吧。还记得318那阵子,白天在医院实习的空档,三不五时更新脸书页面,找机会了解现场是什幺情况,没值班的夜晚也在看现场直播,搞得天天睡眠不足。3月20日的晚上,透过网路号召在南榕广场举办声援反服贸行动,事前仅是台南在地公民团体的一群友人抱持着想做点什幺的想法,竟来了约5000人,把大学路塞得水洩不通。接着3月22日、30日连续两个周末搭车北上,过程中包括帮忙规画物资募集、包车、网路串连,以及声援自主罢课、台文系的「罢课教室」…等等。然而,参与得越多,内心的疑惑却越深:「然后呢?」

在当时,这个「然后呢」包含两个层次,一是属于整个318运动的,随着占领立法院的日数越来越长,要怎幺坚持下去、能不能达成诉求,都是问号。第二个层次则是更深层的,离开台北,回到台南以后能做什幺?我们能够保持这股运动能量吗?

现在看来,时间已经部份回答了这个问题。包括成大校园内有着近年来格外浓厚的自由风气与反抗意识(南榕广场落成典礼、抗议大学法人化、关注劳动权益、反对校长遴选黑箱),以及台南在地组织的深化(如「台南一群人」与台南公民智库的耕耘),其实具体能数出来的就已经不少。但儘管如此,我或许多身边的朋友心中有时仍隐隐感到不足。这股情绪又是为何而来?

上个月(3月)28日,《这不是太阳花学运》新书发表会在台南举行,与谈的数位讲者提到在地经验的独特性,譬如:没有「只有北上没有南下的夜行巴士」这回事,巴士当然有南下的,不然回不了家,包车的游览车超过午夜回台南还得要多付钱…等等。然而有趣的是,不同讲者皆强调,每个人不一定有共同的南方经验,却偏偏又异口同声地以南方经验为号召,来证明自己与北方有所不同。

于此,前述隐而不显的焦虑感得到了可能的解释,即关于自我认同与被认同的拉扯。内在自我认同于南方的人,却要面临外在的政经情势和媒体焦点都聚焦于北部的现实,固有的矛盾受到318浪潮的冲击,便显得更为突出。但这是短暂的,当议题慢慢移转、发酵,身体的物理空间又回到南方安顿下来,强烈渴望参与的焦虑也退回原先的位置,回到仅是偶尔想来觉得哪里不对劲的状态。这过程经过多次反覆,有些人终究因为各种原因,带着南方洗礼过的身心前往更远的地方,却也有人选择落地生根。

这让我想起,一位伙伴曾对我说过,如果我接下来要服役或工作的地点还没选定,那就「来台北吧!」但所谓的南方和北方,本来就指向不同的地方,只是两条轴线偶尔相会的时候,我们才能更清楚地看见自己与他人的关係。身在南方,我们得以了解,南方不是一个统称,也不只是着书论述时需要被考虑到的观点,每个地方都有专属于她的脸孔、故事,和挣扎。

是啊,去台北吧!无论去或不去,我们内心都清楚,若是南方意识的种子在心中落地了,就不需要再用北方来证成南方。

相关阅读